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雁过留香

初来乍到,向各位朋友学习,请各位多多指点帮助,谢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热情开朗 温柔善良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亲身经历告诉你,婚姻,百分之百命中注定?  

2015-11-27 19:30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亲身经历告诉你,婚姻,百分之百命中注定? - 云鹏润峰 - 云鹏潤峰

婚姻,百分之百命中注定?

以前总有人说,婚姻是命中注定的,我总也不相信,心想,世界上那么多女孩,谁都可以去追,我追上了谁就和谁结婚,怎么可能命中注定?难道注定的这个她根本不用我去追就来和我结婚?会有这样的好事吗?

 

然而,万万没想到的是,我真就遇到了这样的好事,而且被25年前一个算命先生提前预知。

1983年某月。

正上大学二年级的我们,在班长提议下去南岳登山观光,住宿于衡阳的一家宾馆。晚饭后,与同班好友安辉信步于街上。至一僻静所在,突见前面一算命摊围了些人,便凑了过去。那算命先生正给一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说着他的过去和将来,毕,男子付款无言离去。我跟上他,悄悄问:“怎么样?算得准吗?”男子看了我一眼,说:“可以说90%是对的。”我与安辉一商量,决定一试。

那时,我们完全不信命,当然更不信有鬼神。毕竟,我们学的专业是地球物理,学的哲学是唯物主义,物质第一,意识第二,物质决定意识嘛。但前面那人说他被算准了,却让我们甚是好奇。我那时对宇宙和生命的奥秘兴趣浓厚,自号“破谜闲人”,狂妄宣称要揭开宇宙的一切秘密,自然也想揭开算命的奥秘。

我先开始。算命先生问了我的生辰八字后,用钢笔在我的左手掌上划了四道平行的短线,开始了他的讲解,并记录在一张稿纸上。由于我们抱着玩玩的心态看算命,只是对之半信半疑,并不重视,那稿纸后来也就弄丢了,详细的情形已经不能回忆,但有几个要点却让我牢记了下来。一个是说我一定是大学生。一个是关于我的官运,30岁那年会当什么官,之后又如何。一个是关于我的婚姻,说我要谈四次恋爱,只有第四个女朋友才是我真正的妻子,她也是一生对我最好的女人。说到安辉时,也说他是大学生,而他在3岁时遇到一灾祸差点没命,他的母亲在他7岁时离开人世,他的官会做得比我大(后来果然如此,我早下海了)。那时基本上还是计划经济,官本位,社会还没有金钱至上的观念,所以没有说到财运。他要求安辉给他一块五,却只要了我一块二。我当然高兴他只要了我一块二,对他的说法根本不以为然,心想,我这么聪明,这么用功,各科成绩在班里也是前三名,安辉则玩心很重,不用功读书,成绩在几十名了,怎么可能他比我有出息?但是,安辉说他3岁时的确遭遇大难,7岁时的确死了母亲,这点让我非常惊讶。此后,我虽然牢记他给我婚姻做的预测,但心里想,我一定要让他的预测失败。

 

第一次恋爱

1984年,我开始了第一次恋爱。说来颇有意思,这个同城某大学数学系的清秀女孩子是我同系一个老乡先看上的,但他多番追求未果,无奈放弃。我对她的高傲很是不满,强烈的征服欲使我在与这个老乡商量后决定亲自出马。在一个周日,我约她到岳麓山上玩,分别时,交给了她一道手写的选择题:假设我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,你愿意选择A(完全可以)、B(绝对不可能)还是C(以后再说吧)?第二天,她告诉我,她选择了A。

那时的青年普遍向往诸如居里夫人和她丈夫这样的科学家婚姻。我们开始恋爱后,很快我就告诉她,我要研究物理学,我的目标是拿诺贝尔物理学奖,我对中国至今没有产生诺贝尔奖获得者感到非常痛苦,我要改变这个现状。由于物理学的重大突破往往需要数学理论的重大进展做支撑(比如:没有微积分理论的建立,就不会有麦克斯韦方程,也就不会有电磁理论,人类很难知道有电磁波。又如,由于数学理论没有突破——有人认为必须建立曲线弧理论,人类至今没搞清楚引力的实质),所以我希望她一定要成为数学领域的理论突破者,因此,给她的起码任务是要读到数学专业的博士学位。她为我的远大目标而兴奋,并发奋读书。我还交给她一本《20世纪国际最佳数学难题解析》(尽管我高等数学学得非常好——在不分年级和专业的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预选赛上刚获得全校第十,但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我却看不懂)让她研究。

然而,一年后,她告诉我,研究数学实在太难,她恐怕完成不了我交给她的任务。她说她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。这让我无法容忍。在几次争吵之后,我们分手了。

第一次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

第二次恋爱

在第一次恋爱失败之后,我就不再把心思放在爱情上了,又钻研数学(为了求证著名的费尔马大定理,48小时没睡觉,最终也没有结果),又钻研理论物理、天体物理,还要应付本专业的地球物理。在临近毕业时,四年各科成绩优秀到被推荐免试读本专业研究生,但我已经认识到本专业的研究无法成为诺贝尔奖获得者,所以放弃继续深造,选择了北京一家科研机构,试图一年后把英语学好,再报考中国科学院的天体物理研究生。

工作单位正急切需要人才,当然不会允许我再飞走,所以坚决拒绝了我报考天体物理研究生的请求,并给我分配了很重的工作任务。我心灰意懒,开始研究各种心理学(也研究哲学),着重研究性心理学,特别是女性心理,以利于追求女孩。之后,我开始给低两个年级的同系一漂亮小师妹(她完全不知道我是谁,但我在学校时就注意她了)写信。她对我自然没有任何印象,但在我写了三封情书之后,她成为了我的第二个女朋友(后来才知道她当时正好与她男友分手不久,空虚之下被我钻了空子,并非我有多大魅力)。

然而,一年多后,她面临毕业。由于她成绩不怎么样(那时,毕业管分配,无数单位到大学要人,成绩好的学生按名次优先挑选单位),来北京无望,又不愿意去小城市,我也没有办法把她弄到北京来,而她第一个男朋友却帮她在南方一个沿海城市找到了个好单位,一度做过电台主持人。她和他结了婚(现在,她先生已经成为一家国际知名大公司的董事兼CEO,是媒体经常关注的知名人物。这是后话)。

第二次又结束了,我感觉似乎在向预言接近。

 

第三次恋爱

第二次结束之后的几个月,我一位已是高干的亲戚接连给我介绍了几个高干家庭的女孩子(那时大学生还是比较吃香的),但不是我看不上对方就是对方看不上我,交往最多的也就约会了两次就拜拜了,她们都没有成为我实质意义上的女朋友。

1988年,在某部委工作的一个朋友介绍下,我开始了第三次恋爱。她可以说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(当初高考时的成绩就在省里排第三),在国家金融机关工作,长相也不错。我们很投机,半年之后就决定结婚。在购买了一些家用电器并张罗何时登记之后,我突然发现了她一些无法容忍的缺点——包括暴躁的脾气和极其严重的拜金主义。那时社会上开始有了“万元户”、“时间是金钱”等概念,社会风气开始向“金钱至上”过渡,而我们的月收入不到五十元。她总跟我唠叨“谁谁又买什么家具或电器了,你怎么比不上人家啊”之类。我清醒意识到和她在一起可能不会有幸福,但结婚已经如箭在弦,而且,我心中暗自计划,无论如何也要打破那个算命先生的预言。因此,我总是开导她,容忍她,甚至教育她。

有次吵架之后,我出差深圳一个月。在深圳呆到第二周,她来电话,欲言又止。

我问:“你想结束?”

她答:“嗯……”

我说:“好吧。”

后来我才知道,在我离开北京没几天,她接受了一个比我条件好很多的男同事的求婚(现在两人都已经在金融界算是个人物了),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意义了。

第三次,就这样结束了。我不得不正视那个算命先生的预言,开始收起试图改变这个预言的狂妄的心,默默等待命运给我的安排。

第三次,又结束了。

 

第四次恋爱

第三次结束之后,我开始相信命运,于是不再主动追求任何女孩子,兴趣也开始转向,花大量时间一门心思研读历代古典文学的精华作品,并从中寻求慰藉。

1990年春天,一位大学同学来北京,带我去一位校友家。这位校友本是我这位同学单位的领导,20多年前毕业于我们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系,因能力突出而上调到了国家部委。在这位校友家里,我遇到了他不到20岁的女儿,她异常美丽,美丽到让我不敢直视她。最要命的是她非常高傲,自然,我不敢对她有任何的想法,因为,那必定会是自寻烦恼(后来我知道,我这位颇有艺术才华的同学之前试图追求她,但被她残酷拒绝)。我和同学一起参观了她管理的某公司一家服装店之后,就分手了。

在深刻交谈4个小时之后,同学对我极其欣赏,决意要把他的亲表妹介绍给我。他说:“我表妹才貌双全,气质优雅,她只要到你们单位走廊上一走,一定会令众人侧目!”他坚定表示:“只有你才配得上我表妹,也只有我表妹才配得上你。我回去后就让她来北京和你见面。”并嘱咐我一定要等她,不要再找别的女孩子了。我心里想,命中注定的第四个女孩,我真正的妻子,一定是她了。因为我这个同学本就是个非常高傲的人,竟然硬要把她表妹交给我,这难道不是命运注定的吗?

同学回去之后,告诉我他表妹也很想来北京和我见面,我也就天天在想着什么时候见到她,并幻想着各种情景。然而,一个多月过去了,她总因各种事务缠身来不了北京,而我,却再次出差深圳,而且一去要数月。出差之前,我那位校友的漂亮女儿给我来了个电话(我之前告诉过她很快要去深圳出差),希望我到深圳后帮她观察一下那里流行哪些服装款式和花色,她计划去那里进货。

我对服装行业毫不了解,到了深圳后,尽管逛了不少地方,但人们花花绿绿,我根本看不出来流行什么。于是写了封信给这位美女,让她告诉我应该到哪里去观察,怎么观察。这时我还在想着我同学的表妹,所以信写得不长,目的明确,没有任何暧昧词语。

她很快回信了,说她也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观察,怎么观察。信的末尾说到她写信时正是中午,窗外的蝉声极为噪耳,吵得她无法午睡。我本不想回信的,但看她竟讨厌蝉声,颇为不解,决定稍微训指一二,就又写了封信,说到,古人云,“蝉噪林愈静,鸟鸣山更幽。”蝉声是很雅的,而你却讨厌它,这是为何?我看大可不必呢……

就是这段有点训指味道的话,为我招来了麻烦,她马上又来了封信。后来她告诉我,这么多年来,她的追求者无数,没有哪个男生不千方百计恭维她的,而我这个毫不起眼的家伙竟然表现出瞧不起她的意思,让她大为恼怒,决定要彻底征服我,让我爱上她到不能自拔,之后,再坚决地“甩”掉我,让我痛不欲生!

她(自号雨梦仙子)的信明显看出用了心,因为其中大段大段描述起北京的秋风、秋雨、秋色,和她的心情,甚是动人。这时,我的心理学知识派上了用场,我模糊意识到她在跟我叫板,心想:“哈哈,跟我来劲了啊。”于是针锋相对,开始写我在深圳的见闻和我的人生观与世界观。我可以说受过非常专业的哲学和古典文学训练(在高中时就希望未来搞文学创作,刚入大学就试图写《毛泽东传》,只是因为高中选择了理科而未报考中文系),自认普通的大学中文系学生是没有我的水平的(并有作品发表),文笔与她相较自然不可同日而语(她充其量只是业余高手)。而我写情书的水平更是不凡,帮不少朋友写过情书(真有不少朋友因此与对方成了眷属),朋友说我“只要写信可以追到任何女孩子,只要不写信则任何女孩子都追不到。”

由于与同学的表妹总也见不了面,这时的我,对她已经有了想法,给她写信也就有了明确的目的——征服她。我的信,几乎每一个字,每一句话,都考虑了她读到时的反应,目的就是要让她爱上我的文笔、我的思想、我的心灵(就凭我的外貌是绝无法让她动心的)。

很“不幸”的是,仅仅又通了四封信,我和她几乎同时喜欢上了对方。她已经无法实现她当初的“罪恶目的”,因为她自己已经陷了进来,不能自拔。而这是她第一次真正喜欢上了一个男生,理智已经不起任何的作用。后来她告诉我,由于周围追求她的太多(很多都比我优秀),使她极其高傲,开情窦的“阀值”越来越高,导致对谁都产生不了感觉,她甚至想写个东西封在一个瓶子里丢到海里去,谁拣到就和谁结婚。而我,莫名其妙让她动了心,她企图抵抗,但越抵抗陷得越深。这从我后来看到的她写的诗中表露无遗:“电话/拨了又挂/挂了又拨/拨了再挂……”,清晰反映了她想给我打电话又怕我笑话的微妙心态。

而我,自然也和她差不多,但已经预感到了她很可能就是我的第四个,也就是说,我真正的妻子,出现了!这从我在爱上她前后填的两首《临江仙》中可以看到(当时相继负责广州江村“京珠(港澳)高速流溪河大桥地下溶洞探查与桥墩墩位设计”和“深圳市地下水资源调查与评价(地球物理勘探)”):

 

之前的:

穗北江村横渡口,

当年多少风流。

流溪河上水如愁。

远山衔落日,

依旧上渔舟。

谁令群鱼争戏水?

惊飞数百沙鸥。

只疑寒到白蘋洲。

草虫孤馆夜,

风雨已深秋。

——于广州 调寄《临江仙》

 

之后的:

浪迹江湖年复岁,

年年怕过中秋。

拣幽挑暗背人游。

翩翩犹未见,

年岁不堪流。

一笑从知天有意,

月圆时节云收。

香痕初印夕阳楼。

晓风残月夜,

兀自不知愁。

——于深圳 调寄《临江仙》

后来,我回到了北京,我们终于见面了,情境已经完全不同,一切,都至为美妙。我们在幽会时极少出门(一天吃三餐方便面),因为,我们都觉得,如果不相拥在一起,每一分钟都是浪费的。我们每一秒都在享受着幸福,相互称呼老公老婆。我感谢上苍把她送给了我,这种感恩使我决定研究人体外貌美的根源(我发现女性外貌对获得爱情非常重要,我为那些长相不美丽的女人很难获得男人的爱情而难过),我天真地想通过我的努力让世界上每个男人变得英俊,每个女人变得美丽。我买来大量的有关动物生理学和分子生物学、细胞学、基因学之类的专业书研究,我试图让普天之下每个女人都美丽,都获得爱情,每个男人女人都像我们一样幸福(遗憾的是后来都没有结果)。我的《望江南—赠妻》组词正是这个时候写的:

 

其一

京儿美,

美在迷离中。

雾里含苞娇欲滴,

百花零落不趋春。

飘渺待孤鸿。

 

其二

京儿美,

美在水晶眸。

澄澈那堪回首笑,

万千灵气四方流。

花月一时羞。

 

其三

京儿美,

美在酒酣时。

软语呢喃诗似画,

温香缱绻画犹诗。

窗外月明迟。

 

其四

京儿美,

美在别离时。

忍泪藏羞强做笑,

几番欲去又依依。

肠断没人知。

然而,她的母亲坚决反对她和我好,最终发展到她父亲也不支持了。因为他们都非常清楚那些追求她的男孩子中,似乎随便找一个出来都比我优秀。有一个做汽车配件生意的年轻老板甚至要给我20万(当时我的月薪不到100元)以让我离开她,因为她心里觉得世界上只有我是真正的男人了。我的单位同事无不认为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,很多男孩子竟然背着我向她告发我之前的风流韵事。但她正告他们说:“之前他怎么样我管不着,你们完全不必再多说任何关于他的往事。”

而我,也认为世界上只有她一个真正可爱的女人了。我把情况跟我的那位同学说了,告诉他不必让他表妹来北京了。再后来,我这位很要好的同学和我断绝了来往。

我再次去深圳出差,临行前要求她答应我永不去任何的舞场,只穿素洁简朴、包得比较严实的的衣服,也就是说,尽量降低“危险性”,脸上不要有任何的化妆包括涂口红。这些她都一一答应(至今,她也没穿过不过膝的裙子)。那时的深圳,被描述成“美女如云,爱情遍地”。那边的有权势的朋友总请我去岗厦食街吃饭。那几年去过这街的人应该知道,黄昏时分,你开车进街,成千上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小姐如洪水般涌着,那壮观的情景真让人叹为观止。只要你打开车门,蜂拥的小姐很难让你在几分钟内下车。进任何一家饭店吃饭,不带几个小姐是很难进去的。请客吃饭给每人配一名小姐已经成为时尚。朋友通常要为每人点一位漂亮小姐,其报酬由他统一支付。包间都有内房,房内有床及其它用品。吃饭时,看着朋友们抱小姐于怀当众恣意调情逗闹,一对对相继进出内房,我甚不自在,无法适应,并决不允许小姐对我的身体有任何的“侵犯”。且不说她们的“两条玉臂千人枕,一点红唇万客尝”让我实在产生不了好感,我事实上已经对任何别的女人都没有兴趣了。每次,我总拿出朋友的“大哥大”(亦即手机,那时价格过万元,相当于现在20万元以上)给我的仙子打电话,向她坦白我所遇到的一切。

几个月后,更为残酷的事情出现了。她的父母以断绝关系要挟她(他们认为我东奔西走很不安定,仅这一点就足以说明我不能给她带来幸福。我的奔波生涯持续到我们结婚后5年,由于每天要通长途电话并写信,使我的收入全部贡献给了电信部门,还留下了600多封情书),让她必须和我断绝来往。在她坚决拒绝后,她母亲有生以来第一次打了她。她决定离开这个家。其时,我已经驻到了海南的三亚,而且要呆上6个月。她没有和我商量就辞去了拥有30多名员工的服装店经理职务(如果她一直做到今天,我敢肯定她已经是商界风云人物),到了三亚。我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,她只交给我一张情卡,上面她写了几行字:“就这样伴着你走遍天之涯/越过万重山有你才有家/就这样伴着你走遍天之涯/踏碎岁与月黑发变白发……”

我们决定正式结婚。由于当时提倡晚婚,而她年龄未满20岁,我们找到特殊的关系,秘密登了记,她正式成为了我的妻子。我们的婚礼很简单,在我老家的山顶上,太阳初升的时候,就我们两个人,面对东方,双双跪下,发誓相守一生。

后来,我把她正式调入了我的单位(这为两年后分房带来了优势)。再后来,经过长期的清贫,我们结婚9年后,她才同意我“下海”办公司(她一直不让我下海,因为她认为男人有钱就会变坏,所以她说宁愿跟我要饭也不希望我成为富翁),我们才过上优裕的生活。

 

我们直到结婚12年后才要孩子,因为她坚持认为孩子的到来会消灭我们之间的浪漫。

而今,17年过去了,事实证明,她的确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。尽管我对人世的一切享受有了“曾经沧海”之感,希望实现弘一大师所说的进入人生最高境界——宗教境界,皈依佛门自觉觉他普度众生,但她告诉我:“我希望你暂时不要出家,否则,我可能会把你出家的寺庙给烧了。”我只好乖乖听话。

当然,我彻底相信了命运,对那个算命先生,我只想说一句话:

“I服了YOU!”

 

您是第 Web Site Visitor Tracking  位访客

    感谢博友! 浏览我的这篇日志,希望能给你带来视觉的冲击和美的享受……相识是缘,相知是福。 虽然您我无缘相遇,却能在博客相见,几句很平常的问候,几行不多的留言,会穿越那千山万水,简单真诚地把祝福与思念献给您:我今生难以晤面的好朋友,祝您一生平安幸福、身体健康、工作顺利、开心快乐每一天!


谢谢朋友光临云鹏润峰博客 - 云鹏润峰 - 云鹏潤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